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0章
    极度温存的一句话却有种让人震撼的力道,从耳膜穿进去,直达心扉最深处,被他握住的手腕的那一片肌肤灼热而绵软,扶晓仿佛醉了酒一样,脑子昏昏的缺氧,理智在叫嚣,别答应,快拒绝。可是心里还有个声音,分贝更强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 就在她犹豫的这一刹,季脩筠毫不犹豫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 唇上一热,空气突然静下来,远处海浪的声音忽然间远到听不见。她整个人都像是软了一样,直到他含住她的舌尖,她才反应过来,忙不迭的想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 他手臂托着她的腰身,往前一收,将她紧紧贴到了胸前。

     紧密无间的距离,她甚至感觉到了他胸部的肌肉,脚下悬空,没有依撑,腰背被他紧紧搂住。

     脸颊上是他灼热的呼吸,唇齿间都是他的气息,用力的毫无章法的却势不可挡的吻。

     马蹄声哒哒的仿佛有催眠的效果,她觉得脑子缺氧,良久都呼不过来气。

     这是她的初吻。居然是在马背上。好奇怪的感觉,浑身都发麻酥软,包括被他吮吸过的舌尖。

     唇舌分开的那一刻,耳边灌进来很多的声音,海风吹过唇瓣,有一抹温凉的草木气息。扶晓平素胆子很大,忽然间却羞赧到不敢看他,扭过脸哼哼:“我还没答应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没反对,我以为你默认同意了。”季脩筠低头含笑:“这是我的初吻你得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 她已经猜到是第一次。毫无章法只知道用力,还迟迟不肯松开,心里又甜又好笑,小声嘀咕:“初吻好了不起啊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笑,又没讹住。不过没关系,亲都亲了,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 空气仿佛都是甜的,她侧身坐着他面前,左边脸颊上落下来灼热的呼吸,空气仿佛带着酒的香气,让人熏然欲醉。

     马蹄声不紧不慢,吉他声越来越近,篝火前围着一群年轻人。有人在唱歌,有人在喝酒,还有跳舞的一对儿恋人,远处有一盏孔明灯升起来,夜空中的一点红星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从马上跳下来,伸手,扶晓将手递给他,轻轻一跃,从马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 他将缰绳拴在石阶旁的柱子上,牵着扶晓走过去。

     篝火边是下午一起玩真人cs的几位朋友,大家相互已经认识。打头的陈原递给两人两罐啤酒,随口问:“那两位呢?”

     “他们在酒店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打开啤酒,喝了几口,然后走过去对弹吉他的逍客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 逍客朝着扶晓看了一眼,笑吟吟把吉他给了季脩筠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坐在石阶上,屈膝,抱起吉他。

     扶晓本来在和一个女孩儿说话,听见吉他声不知不觉的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浩瀚星海中,坚持一种梦。

     你手中的温暖,我好想触摸。

     茫茫人海中,我与谁相逢。”

     扶晓从来没想到季脩筠会弹吉他会唱歌,还唱的这么好,声音像极了杨宗纬。

     火光在他的脸上跳跃,阴影的五官立体深刻,俊美的到每一道纹路都符合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 他似乎无所不能,无所不会,这样的男人,她如何抗拒。她几乎有种冲动,想要和他在一起,哪怕只有一天,一个时辰,一分钟,都不后悔。

     可是她走了之后呢?那岂不是始乱终弃?不,她不能放纵自己的私欲,她要是爱一个人,就要对他负责。这种谈半个月恋爱就拍屁股走人的做法太渣。还是等到六年后吧,可是六年后他会不会已经被人抢走?

     季脩筠的眼神,快要将她熔化。

     她丢盔弃甲,无法抗拒,中了魔一样一口一口的喝着啤酒,仿佛这样才可以压制住心里的那些不管不顾不负责任的念头。

     手中的啤酒罐被抽走,季脩筠弯腰站在她面前,“要跳个舞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笑吟吟伸出手,将她从岩石上拉起来,走到篝火边。逍客故意吹起口哨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低头望着扶晓,目光灼灼,烫人。扶晓直觉他是要吻自己,竟然不知道如何闪避,眼看他的唇就要落下来,她条件反射般的竟然去勾他的脚踝。可是又不舍得摔到他,中途收力,急忙去拉,纠缠中两人倒在绵软的沙滩上。

     边上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,扶晓窘窘的爬起来,拉着季脩筠说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笑:“你勾我的脚干嘛?”

     “我,”扶晓欲言又止,没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我要亲你?”

     “没,”对。

     “亲你之前会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心说,问也是白问,不等答应就……

     她匆匆离开篝火,依旧觉得很热。

     季脩筠牵着马,嗒嗒的马蹄声中她有点头晕,不知是啤酒喝得太多。脚下踩到一个小石块,脚崴了一下,臂弯里伸来一只手,扶住了她的小臂,然后滑下去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低眉望着她,“你对我是一见钟情吧?”

     扶晓莞尔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真是奇妙,她原本以为在五院是第一次见他,后来才知道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星光美容院。而对他来说,两人在停车场才是第一次相逢。

     “没有?你第一次见我就一直盯着我看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扶晓窘极,可是又没法解释为什么会盯着他看,更没法解释,那其实并非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又问:“那你握手的时候,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放,又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 扶晓也没法解释自己但是激动万分的心情。不解释,变成了默认。

     季脩筠笑:“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。那行,我先说。巧的很,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吃惊的望着他,心里涨潮一般,起伏荡漾,满满的又酸又甜又惊又喜,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。怪不得他六年后见到她那么生气,怪不得要拉黑她不理她,怪不得她的衣服落在他的家里,怪不得……

     原来,他对自己竟然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温柔的望着她,手指从她的头发慢慢滑下来,滑到脸颊,下颌,微微托起,低头俯身吻下去。

     扶晓仿佛被点了穴,内心辛辛苦苦砌起来的防御工事稀里哗啦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 一败涂地,一溃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