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5章
    裴总的办公室和外面截然不同,十分整洁干净,植物葱绿,办公桌上的玻璃盂中竟然养着两只小乌龟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和裴正钧多年的同学自然也不用客套,直接介绍:“这是扶晓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好,裴总。”

     扶晓热情的向老板伸出手,老板点头示意她坐下,两只高傲白皙的手,放在了办公桌上,十字交叉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扶晓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季脩筠伸手握下了扶晓的手,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扶晓遭遇了两个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裴正钧会这么的冷傲,也万万没想到,季脩筠会握住她的手,当真是一副护着自己女朋友的架势。

     她脸色微红的坐在沙发上,心里有点忐忑。本来以为裴正钧既是季脩筠的同学好友,想必季脩筠一介绍,自己便会被录用。可是此刻见到裴正钧本人,她又不确定起来。怪不得季脩筠要她假冒女朋友,女朋友都这待遇,这要不是女朋友,只怕态度更冷。

     龟毛傲气严厉,嗯,领教了。

     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啊,看在季脩筠的面子上,和他女朋友握个手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 扶晓默默的在心里吐槽,相比之下,季脩筠真是风度翩翩,平易近人。古铜色的肌肤也比裴正钧的白面皮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 裴正钧开门见山,不苟言笑的说:“公司本来是不招暑期工的,如果你来上班,可能会负责一些琐碎的工作,希望你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我很想来公司学点东西。移动医疗这个行业前景非常广大,而且我也刚好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 裴正钧公事公办的语气:“是吗,不知道你对这个行业有何看法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心说,关于这个行业,那我可了解的多了。

     “互联网的发展一定会促进数字医疗的进展,现在医疗资源紧张,用互联网资源可以解决医疗资源错配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非常巧合,她本身就是学医出身,又在医院工作,平时对移动医疗这块儿接触的也多,更重要的是,六年前的现在,这个领域才是刚刚起步,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普遍都存在融资困难和寻不到盈利模式的问题。

     从六年后而来的扶晓,提出了很多观点和建议,在裴正钧的耳中不异于醍醐灌顶的新。他从一开始的神色淡淡,到后来的凝神细听,态度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由聆听变成了谈论。

     惊讶的不光是裴正钧,还有季脩筠。他也没有想到身为一个大四学生的扶晓,会对移动医疗有如此“先进”的看法和论点。欣赏之余,还有有一种身为“男友”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 扶晓在和裴正钧的交谈中,感受了十五岁上大学的这位学霸的确是个智商很高的人。

     从开始没落的纸媒行业辞职,完全投身于一个陌生的领域,而且在别人眼中前途未卜的领域,的确是很有魄力也很需要勇气。应算是创新者也是一个冒险家。

     裴正钧和扶晓一直聊了将近一个小时,丝毫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。直到季脩筠感觉到了饿,不知不觉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。

     裴正钧立刻明白他的意思,起身道:“不好意思,耽误你们吃饭,走吧,我请你们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笑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裴正钧很难得的露出一丝“亲和”的微笑:“走吧,我还有些问题想和你女朋友仔细聊聊。”

     女朋友……扶晓神色微窘的看了一眼季脩筠,他刚好也正在看她,对她使了个眼色,表示不要否认。

     是女朋友还这个待遇,不是的话,可能就直接拒收了吧。扶晓无声无息的默认了女朋友的身份。

     裴正钧请吃饭的地方,就在顶楼的自助餐厅。请客不是主要目的,主要是想继续和扶晓讨论问题。于是,这顿饭基本上全是扶晓在和裴正钧交谈,一谈又是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发现今天和昨夜的情况惊人的相似,他约请的姑娘被别人霸占了。

     不同的地方就是,昨夜是个姑娘,今夜是个俊美的男人。而他,依旧是当了一晚上的电灯泡。

     吃完饭,裴正钧送两人下楼,就在停车场道别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和他站在一起,两人身高相仿,都是挺拔瘦高的体型,都很有气场,却是截然不同的气场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如阳光,裴正钧如冰山。

     扶晓私心里比较了一下,还是更喜欢季脩筠这一款。

     龟毛挑剔严厉,是最可怕的老板型号之一。哦对了,还有一个抠门,不知道这位裴老板是否抠门。

     正想着,裴正钧开了口:“明年你如果肯来智毓,我会给你留个职位,薪水你来提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又惊又喜,真是意外的收获!

     如果她能找到时钟顺利回去,自然皆大欢喜,如果她找不到时钟被留在这里,也不至于没有工作了。而且这个老板严厉龟毛挑剔,但不抠门,这是个大大的优点。

     裴正钧伸出手,“欢迎来到智毓。”

     这就算是面试顺利通过了。扶晓满面笑意,立刻原谅了裴老板在刚刚见面时的冷傲,大人大量的伸出手,“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 手还没握到,就被季脩筠拦住了,“别和他握手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又好笑又好气又有点窘。季脩筠还替她记着仇呢。

     裴正钧为了挽回面子,把手□□裤袋,玉树临风的说:“你周一过来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裴总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打开车门让扶晓先上了车,然后走到裴正钧面前,郑重的拍了下他的肩,“多关照点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关照,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 能让裴正钧夸一句聪明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少,当年班里三十多人,季脩筠是唯一得到这个赞誉的人。扶晓能得到他的认可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不禁得意的挑了挑眉,“那当然。”

     裴正钧撇嘴:“切,看你得意的,有个女朋友好了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唇角一弯,笑容挑衅:“那你领你的女朋友过来得意给我看啊。”

     裴正钧俊脸一沉。

     扶晓坐在车里,好奇的看着外面两只。

     季脩筠背对她,看不清表情,而裴正钧面对她的方向,面部神色看得一清二楚,刚开始还挺友和,然后脸色越来越臭。

     季脩筠转身走过来,步履轻快,唇角带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扶晓好奇:“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他嫉妒我有女朋友,而且还特别聪明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系上安全带,顺势目光斜过来,车里没有开灯,唇角笑意似有似无,不知是开玩笑还是不开玩笑,真真假假分不清。

     扶晓心口怦了一下,赶紧调开目光说:“麻烦你去一趟我昨天住的酒店,我在旁边的网吧里存了一个包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奇怪:“你什么时候去网吧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想要上网找工作啊,就在酒店附近转了转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没再问。车子驰出停车场,他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:“我有点后悔让你来裴正钧的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担心会留你加班。你没看公司的人还在上班。”

     “新公司嘛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过看在你是我女朋友的份上,可能会收敛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心口又怦了一下,悄悄瞄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他怎么说的那么自然,不会真的……但是又一想,人家好心帮忙,自己怎么好意思胡乱猜测他的好意。打住打住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拧着眉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长的好,又是单身,还非常欣赏她,自己这算不算是做好事反倒坑自己?

     还好,提前说了是自己女朋友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先拐到了网吧取了扶晓的包,然后驱车回公寓。

     租赁的房子就在单位附近的泰和城。车子停在小区门口,他靠边停了车,对扶晓说稍等。然后下车,疾步去了路边的一个超市。

     扶晓坐在车里,百无聊赖的朝着窗外看。不多时,看见季脩筠从超市里出来,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,并没有上车,又走到旁边的一家银行的自动提款机前面。

     扶晓一看到银行,就想到钱,一想到钱就想起自己现在是个穷光蛋,把口袋里的钱翻出来,仔细查了一遍,绝望的塞进口袋,忍不住捂着脸嗷了一声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打开车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一个炸了毛的小猫似的小姑娘,两只眼睛亮得小火球。

     他坐上车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扶晓实话实说:“焦虑,太穷了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忍俊不禁一阵笑,笑得车子都震了。他把袋子放到后面,转身,递给扶晓一叠钞票。

     扶晓窘的脸色绯红,急忙解释:“我说穷,不是要找你借钱的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就当是预支的薪水,回头发工资了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 扶晓这才明白他刚才去自动提款机是给自己取钱去了,心里莫名感动,“那我先给你打个借条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打借条。”

     一是没多少钱,二是信她。再者,自己人,并没有希望她还,只是,不说借,她肯定不会要。所以取钱的时候他还斟酌了一下,只取两千,怕多了她也不要。

     扶晓很认真的说:“不打借条我就不借。”

     果然。季脩筠笑了,只好从后车座上拿了包过来,从里面翻出来采访本,直接把本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 扶晓翻开,就在本子上写了一张借据,然后递给季脩筠,信誓旦旦保证:“我以后一定还你。不会赖账。真的,不论过多久,哪怕是几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 扶晓说的特别诚恳,跟发誓一样。

     季脩筠:“要拉个钩吗?”

     扶晓笑着摇头,“不拉。我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 如果她回不去了就用工资还他,如果她回去了,那就只能六年后还。

     想想也是心塞,别人回到过去都是大杀四方的发财致富,她是大杀四方的……借钱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接过采访本,想要看看她的字写得如何。纯属职业病的一种。

     接过来看了许久,眼神没动。

     扶晓以为自己写的数目对不对,忙问,不对吗?赶紧偏过头看那个贰字,怀疑是不是少写了一笔。

     “不是,我在看你的字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,很丑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丑。但是,”他扭过脸,看着她:“我名字写错了。”

     脩写成了修。

     扶晓窘的脸通红,忙问:“是那个字错了?我重新写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指着中间那个字,然后翻开后面一页,写下自己的名字,递给扶晓,“借条不用重写,把我名字照着好好写几遍。写好看点。”

     扶晓红着脸,认认真真抄写了三遍,递给他,“行吗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接过来检查了一下,勉勉强强,还行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