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章
    走进喜舍的大厅,玻璃旋转门的后面,是一道流光溢彩的巨型屏风。

     扶晓绕过去,脚步一顿,屏风后竟然卧着一只剑齿虎。虽是一个雕塑,只不过很逼真,乍一看会让人吓一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摸了一下剑齿虎的头,冲着扶晓笑了笑,“没吓到吧?”

     “没,挺好玩的。”扶晓也学着他的样子,摸了一下剑齿虎的头。

     有侍者迎上来,问清是要去楼上吃饭,便领着季脩筠和扶晓去乘坐电梯。沿路的墙壁上挂了一副油画。扶晓一看,竟然是当代某位著名画家的作品,饭店的档次果然很高端。

     侍者按了按钮,光可鉴人的电梯打开,里面一股清幽的香气迎面而来,季脩筠带着扶晓正要进去,忽然后面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 季脩筠停步回头。扶晓也扭过脸,一眼看去,心里赞了一声,好漂亮的美女!

     快步走过来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女,亚麻色短发,素颜朝天,却明艳照人。一身白色西装,又帅气又漂亮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“你怎么晒得这么黑,去非洲了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和许琳琅几乎是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 扶晓听到许琳琅的那句话,差点没憋住笑出来。也没那么夸张,季脩筠比黑人白多了好吗。

     季脩筠道:“去乡下出差。”

     “怪不得好久没见到你。”许琳琅打量着扶晓:“这位美女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介绍:“这是扶晓。”又指了指许琳琅,对扶晓说:“这是我许叔叔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 这种介绍方式,听起来像是在撇清什么,许琳琅冰雪聪明,立刻就敏感的意识到他身边这个水灵灵的小姑娘,在季脩筠眼中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 她笑吟吟的看着季脩筠,语气骤然娇软了十个档,称呼也变了,“季哥哥,我也没吃饭呢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 御姐范儿妙变成少女范儿,风格转变之快竟然毫不违和,扶晓心说真是人美,怎么看怎么都顺眼,什么风格都能驾驭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没答应,也没拒绝,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希望许琳琅能明白自己不大想要和她一起的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 许琳琅天资聪明,当然能明白,于是愈发的热情,“好久都没见到你了,特别想你呢季哥哥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:“……”然后飞快的喵了一眼扶晓。

     扶晓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许琳琅,只顾得欣赏惊艳。

     三人进了电梯,季脩筠按了楼层,扭头看着许琳琅,“你几楼?”

     这暗示已经变成了明示。

     可是许琳琅却完全没听懂似的:“我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有一种不妙的感觉,沉下脸,用目光暗示:许丫头你好自为之,不要捣乱。

     可是许琳琅完全无视了他的暗示,扭头和扶晓说话:“我和季哥哥从小一起长大的,我爸妈都特别喜欢他,平均每隔两天都要在我面前提一次,你看人家脩筠如何如何优秀,天天提天天听,我就对季哥哥有了不一样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 扶晓笑着点头,明白,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整张脸都黑下来,忍无可忍的叫她名字:“许、琳、琅。”

     许琳琅假装很怕的吐了吐舌头,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了,我的心意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扶着额头,差点没吐血,后悔不该来喜舍。

     电梯停下,季脩筠无奈的问:“你当真要和我们一起?”

     许琳琅眼睛睁得圆溜溜的,“当真啊。我来这里就是来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问:“你约了人?”

     许琳琅笑嘻嘻说:“我是来相亲的。我姑姑给我介绍了个对象,我爸非让我来见见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松口气,赶紧说:“你不去见一见,怎么交差?”

     许琳琅幽幽叹口气:“我见了你,对相亲就更没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 扶晓一怔,这是表白?啧啧,好大胆,当着旁人的面都敢说,陆灵犀若是有她一半胆色就好了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一直在关注扶晓的表情,此刻一看扶晓露出惊讶的眼色,感觉再不解释,恐怕是一百张嘴也要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来一下。”他直接牵起扶晓的手,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 扶晓出其不意的被他牵了手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疑惑他要干什么。等走了几步才后知后觉发现有点不对,赶紧的抽出手,心里噗噗跳了几下,有点异样。

     许琳琅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,心里乐的不行。

     看你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 许琳琅的父亲许世安和季脩筠的父亲季川是同学,季脩筠的外公还曾是许世安的老师,两家关系密切。许琳琅小时候经常一起跟在季脩筠屁股后面,季哥哥长季哥哥短的唯命是从,最喜欢崇拜的人就是季哥哥。结果上了学之后,季脩筠就变成了她最讨厌的人。动不动就被她爹妈拿来说,你看人家脩筠又跳级了,你看人家脩筠拿了什么什么奖……直到考上大学也没摆脱季脩筠的阴影,因为人家研究生都毕业了,永远都跟不上的节奏。

     所以,难得有机会见到季脩筠和女孩子在一起,自然要好好的报个仇。

     季脩筠走到靠墙的立柜前,对扶晓解释:“许琳琅和我一起长大的,小时候比较顽劣,她父母就爱拿我做她的榜样,经常教训她。今天碰到我带了个女孩儿,所以要捉弄我。”

     扶晓没听懂季脩筠什么意思,仰着脸问:“捉弄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揉揉额头,“她以为你是我……女朋友。所以,故意显得和我很亲热,让你吃个醋,回去和我闹一闹,让我不省心呗。”

     扶晓恍然大悟,扭头好笑的望了望许琳琅,又转回来看着季脩筠,“你不用和我解释啊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说了个“用”,没等扶晓明白什么意思,已经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用?为什么?

     扶晓望着他又瘦又高的背影,心里又怦然几下。

     一定是自己多想了,怎么可能呢,初次见面……而已。

     许琳琅笑嘻嘻问:“季哥哥说什么悄悄话呢,咱们这么亲,还用背着我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既有风度的笑笑:“澄清一下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则直接说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他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许琳琅一怔,不相信似的看看她,然后又看看季脩筠。

     从来没见过他单独领女孩儿出来,而且是来喜舍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许琳琅立刻收起了娇滴滴的表情和腔调,瞬间恢复了女王范儿,哼道:“白演了,讨厌!”

     讨厌两个字还是明目张胆的冲着季脩筠说的。

     季脩筠笑:“你演技不错。”

     许琳琅瞪他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季脩筠解释清楚,也不再担心扶晓误会,淡定自如的问许琳琅,要来点什么。

     许琳琅撇撇嘴:“又不是你女朋友我还凑个什么劲儿啊。我相亲去。”说着,进了里面的包间。

     扶晓笑吟吟说:“她真是挺有个性的,我好喜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居然喜欢她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觉得她很可爱吗?”

     季脩筠一副敬谢不敏的表情。

     扶晓感叹:“男人和女人的目光真的不一样。我挺喜欢这样的女孩儿。”

     大厅里环境极好,水幕珠帘,琴声悠扬,扶晓是个选择困难症患者,季脩筠征求她的意见,发现她一脸难色,便要了两人份的套餐。

     扶晓来赴约的本意,并不是吃饭,而是想要再季脩筠这里寻找“突破口”,她问起季脩筠大学生找暑期工作好不好找。

     季脩筠点头:“好找,我大学时也曾勤工俭学过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想找份家教做,我比较擅长奥数和英语,因为辅导过好几个小升初的学生。高中生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扶晓说完,心里有些紧张。如果家教工作是季脩筠介绍的,就可能顺水推舟的提到陆鹏。这样一来,“剧情”的走向就和她猜测的“剧本”对上了。

     季脩筠的回答让她很失望。

     “现在暑假,家教的工作不难找。”

     扶晓心道,原来给陆鹏当家教不是通过季脩筠的介绍,难道是通过人才市场应聘?这不大可能。她的学历在哪儿摆着呢。

     “剧本”没对上,扶晓心情陡然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 本来还想着认识了季脩筠,接下来一切都比较顺利,可是就像是破案一样,线索在这里断了,接下来怎么办?他今夜请她吃饭之后,是否就此不再联系?

     貌似也没有继续联系的理由啊?

     扶晓心里开始犯愁,百爪挠心的急。吃两口看一眼他,再吃两口又看一眼他。

     终于,第五次偷看他的时候,被逮住了。

     扶晓低了头,咬着筷子。

     老这么看他,除了一见钟情,真的没别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抿着笑意,看着小姑娘的的下颌越垂越低,害羞了?

     气氛正好,身边响起气哼哼的高跟鞋声。

     季脩筠一扭头,便看见了不速之客许琳琅。

     不是去相亲么?

     季脩筠问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 许琳琅拉开凳子,往季脩筠对面一坐,气呼呼说:“你猜我今天相亲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“蒋晨旭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有点惊讶,也有点无语。蒋晨旭他认识,也是父亲一位故友的儿子,这些年死缠烂打不知道被许琳琅拒绝了多少次,没想到还没死心,居然又联合了许琳琅的姑姑来哄着她来相亲。

     真是馊主意。

     季脩筠摇头,这一下彻底没有翻身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 许琳琅还在气:“他到底有没有自尊心啊,我都坚决拒绝了好几次,怎么还不死心呢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还挺厚道的替蒋晨旭说了句公道话。“喜欢到还有自尊心,那表示还不够喜欢。”

     许琳琅哼道:“我姑姑居然和他一起骗我,也不知收了他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心说,如果不是一个包,那就是两个包。

     许琳琅的姑姑是出了名的名包收集狂,通海的奢侈品二手店的最大货源就是她。喜新厌旧的厉害,基本上没见过她拿过重复的包。

     许琳琅苦恼的托着脸颊:“我说了不结婚,他们都当我有病,现在跟疯了似的,拼命给我介绍对象,想要纠正我的想法,真是受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扶晓道:“独身主义有什么不好?为什么要反对?”

     许琳琅一拍手掌:“对啊,谁特么的规定女人必须要结婚。”

     扶晓赞同:“是啊,不结婚一样可以过得很精彩。婚姻又不是人生的必需品。”

     季脩筠侧目: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扶晓:“你坚持自己的想法,别管别人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 许琳琅:“那当然,我才不会妥协。相亲就是走过场。不来的话,老头子能唠叨三小时。”

     剩下的时间,季脩筠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听众。

     许琳琅和扶晓谈起□□平权,独身主义,女性独立,讨论的热火朝天,相逢恨晚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季脩筠作为异性,被排除在外,甚至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 离开喜舍的时候,扶晓和许琳琅依依不舍的交换了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 被冷落了一晚上的季脩筠,长身玉立与车旁,看着两人亲亲热热告别,揉着眉心叹了口气……我这是当了一晚上的电灯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