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七章 溜索
    永丰镇东边原有一个不大的天然湖,后来为防涝修了堤坝变成了一个大水库,碧波万顷。

     平日里总有人开车带家人来湖边游泳,野炊,现在只剩下两顶破烂的帐篷和几辆东倒西歪的汽车,七八个只穿了裤衩的丧尸在其间游荡。

     李思辰从林子里奔出来,迅速解决掉这几只丧尸,收好魔核后直接跳上了岸边停着的一艘皮筏。

     船桨在他手中舞成了两个螺旋,皮筏溅起浪花如箭般驶向对岸,途中不时有变异鱼跃起向他咬来,被他一一拍飞。

     数条变异大鱼从远处闻声而来,破烂的鱼鳍划开水面速度飞快。

     李思辰可不想和它们纠缠,手下用力把皮筏划得如飞了起来,可还是有一只大鱼追上来,哗啦一声弹出水面扑了过来,利齿森森,鱼目惨白。

     迎接它的是白色的刀光。

     看着它变成两半落入水中,李思辰暗叹可惜,二级变异鱼啊,这一水库估计也就那么五六条吧。

     离岸还有七八米,他双脚一顿纵身上了岸,皮筏立时下沉浪花大盛,落了空的变异大鱼很快把它撕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 上得岸来,他这才发现堤坝上居然有个小型的幸存者聚集地,看来是有些聪明人想到乡下丧尸不多,逃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 几个守夜的男人见他上岸,不由握紧了手上的武器警惕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李思辰也懒得理会,继续疾行来到营地后的小山坡顶,背靠着树坐下喘息,估计了一下时间,他拿出望远镜。

     丧尸群出现在了湖边,月色下看不真切,只能看到它们聚集在湖边踌躇不前,直到迷路的女妖出现,她向小山坡的方向看了一眼,歌声忽然停止,尸群静了一下,毅然涌入湖中。

     浪花翻动,湖水很快把它们淹没,而迷路的女妖则踏着水面款款前行,宛如凌波仙子。

     几条大鱼飞速游了过去,接着却安静地游在她身边,竟如护驾的旗手。

     李思辰叹了口气站起身,他知道得走了,原以为这湖水就算不能阻拦她,也能减缓她的步伐,拉开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,自己能有时间做下一步的准备。

     外来魔种果然都是些很强悍和固执的存在。

     而且他看着还在连续不断涌入湖中的丧尸,无力感觉顿生,丧尸群经过这段路程的行进,数量起码增加了一半,这样下去是个非常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他也曾想趁她还没有进一步强大,试着解决掉这个麻烦,可一想到他从树上掉下来的情形,就知道这不可能,要不是他极限进化后精神力也淬炼得十分强大,只怕那一下精神攻击就会让他变成白痴。

     反过来也说明女妖的精神攻击不能连续施放,要不然他逃都逃不了。

     在他转身消失不久,丧尸从湖中爬上了对岸,它们很快发现了湖边的营地,嚎叫着冲了过去,这个可怜的小型营地炸了锅,咒骂和哭喊声划破了夜空。

     只是李思辰已经听不到了,中午时分,他在公路边的一个小型加油站里,追上了在这里等候了多时的胖子几人,看他平安来到,每个人都露出由衷的喜悦,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安。

     李思辰没有和他们说女妖的事,只是短暂休息后,马上催促几人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 胖子离开时从变异土鸡身上收取到了十七颗二级魔核,加上他们在路上又遇到的几只丧尸,一级魔核十多颗。

     休息的时候,李思辰让几女每人服下了三十颗魔核,必须得让她们尽快进化到一级了。

     吴亦菲因为受伤,所以痛苦最大,却是一声没吭最先回过神来,李思辰眼中露出一丝赞色,明天就让她就成为一级进化者。

     后面的路没再遇到什么危险,顺利了很多,但前行的速度没快多少,公路上很多地方都被塌方堵塞,即使是进化者,他们也不想冒着被山石滚落砸烂脑袋的危险,所以绕了不少弯路。

     傍晚时赶到了牛栏江边,过了这江就是云水县的地界了。

     奔上大桥,几人傻了眼,过江的大桥显然地震时就塌了。

     断桥之间大概三十米的距离,百米之下是咆哮而过的滔滔江水。

     李思辰更是暗恼,他本该想到的,虽然他前世回县城走的是另一个方向,可也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那女妖把他弄得他如芒在背,他甚至能感觉到蹒跚的丧尸群正漫过山坡朝这个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 身在其中的女妖像站在羊群里的牧羊姑娘,唱着牧歌抬头冲他微笑,瞳仁惨白。

     桥头有两户人家,像公路旅馆,胖子提议去里面休息一晚,他自然拒绝:“你原来是怎么爬山过河走小路回家的?”

     “坐溜索啊!”胖子来了兴趣,“就是当地人在河窄一些的地方拉上铁索,人吊在滑轮上溜过去,很刺激。沿河下去四五公里就有一个,那里是没修大桥时的老渡口。不过一定要走那儿吗?向上走个几十公里还有另外一座桥的,我看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 他突然停了下来,眼睛直直地望着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 黑压压的丧尸群沿着公路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走!前面带路!”李思辰推了他一把,玛的,还是被赶上了,丧尸不像他们,虽然速度慢一些,可走的都是直线。

     看来溜索给胖子留下的印象挺深的,几人奔行了四五公里后,就看到了两条横贯大江的钢索。

     走了一段蜿蜒的土路,眼前是一间孤零零的小屋,拉溜索的人的临时住所。

     屋子前的水泥台墩上是儿臂粗的溜索,可延伸到宽敞的河面上却显得十分纤细,把河风割得尖啸不断。

     暮色已至,山影黝黑恍如暗中窥视的荒兽,江水在崖下咆哮激荡。

     胖子和两女看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 “磨蹭什么!你先过去,万一那边有丧尸先清理掉。”李思辰看着胖子沉声催促,已经可以听到远处丧尸的吼叫和女妖的歌声。

     “哥,它们这是咋的了,怎么就追着我们不放?这太高了,又没传送……”胖子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 “你特么还是不是个男人,杀丧尸的勇气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先来吧。”吴亦菲抓住吊架就要翻上去。

     “别,哥刚才说笑的,长这么大我怕过谁啊。你要先过去了,你让哥这脸往那搁。再说了,我坐过,我有经验。看好我怎么做的啊。这样……这样……”胖子边爬上溜架边不停说着话,可眼睛就没向下看过一眼。

     李思辰怒其不争,一巴掌把他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啊——不,好爽啊——”胖子很快化作一个小点隐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 很快,纤绳晃了晃。

     “快!”李思辰速度拉过溜架,吴亦菲灵巧地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然后是依洁,拉过吊架,身后已经可以听到丧尸奔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邱楚琪过去时,丧尸已经冒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 李思辰跃上吊架,七八只丧尸已经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他双腿猛地一蹬水泥石墩,人如飞鸟般凌空而去,丧尸扑了个空,舞动着四肢从山崖上跌落,数秒后才掉入江中,江水翻了下白沫就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 尸群分开,现出了女妖蓝色的身影,她停止了歌声,樱唇撅起,好像发出了一声尖啸,可又听不到一丝声息。

     在索道上急速滑行的李思辰忽地感觉脑袋像被锥子扎中,眼睛一黑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握着的吊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