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八章 扔石头比赛
    站在对岸的几人看到李思辰飞速滑过来,很快就到了河心,正在高兴,就见他身子忽然向后一仰,凌空滑落,吓得同声大叫。

     这么高掉下去,即使以他极限进化的身体不死也得脱层皮,等爬上岸也许都出了云水县地界了。

     好在溜索向下一沉,李思辰没继续下坠,而是被什么东西挂在了吊架上。

     看得岸上几人的心砰砰直跳,胖子连忙用力拉动纤绳,溜架飞快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刺脸的河风让李思辰很快清醒过来,身下的江水恶浪翻滚,发出雷鸣般的怒吼。

     水雾仿佛都溅到了脸上,背脊更是凉飕飕的,狂风穿背而过,吹得头发刺目。

     整个身子被皮甲吊在溜架上,原来他早防着女妖这一着,跃上吊架就把皮甲扣在了侧栏上。

     “我艹!”重新翻上架子,他冲身后竖起了中指,可不管这外来魔种明不明白。

     可很快他就发现那女妖明白这手势的含义,或者说明白他内心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 自从被种下灵魂烙印,他就感觉心神和这女妖隐隐相连,现在他从中他感受到了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 果然,女妖身周的丧尸躁动起来,接二连三跳下山崖试图泅过江来。这群没脑子的东西如下饺子般在河中溅起一串水花,这过程起码持续了一分钟,只到李思辰安然落地才停止,至少有两百只丧尸跃入江中被冲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众人见他有惊无险地从溜架上跃下,也是齐齐放下提到嗓子眼的心。

     “吓死我了。”胖子一手抚胸,也不知是说他自己还是说李思辰刚才的险情。

     “哥,那是什么?”依洁好奇地指着对岸发着莹莹蓝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“别盯着她看,一会儿哥给你讲个故事,你就知道了。”李思辰心有余悸地挡住依洁的视线。

     “好啊!不过哥你可从来都没给我讲过故事哦?”

     “是吗?那个……我怎么记不得了。”看着妹妹高兴的样子,李思辰有些尴尬。还好胖子走了过来:“这下甩脱它们了,继续走还是在此地过夜?”

     山坡上也有一个拉溜人的木棚子,比对面那个更简陋,不过这世道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很幸运了。

     “你们抓紧时间休息,等我看看情况再决定走不走。”

     坐在水泥墩上看向对岸,那蓝色的身影如雕塑般驻立在山崖边上,心神间的那股联系变得平静,感觉好像在嘲笑他,你不动我也不动,看你能逃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 见到这奇特的情形,他反到安下心来,开始接着解析手枪,人类不像丧尸,即使成了进化者也得休息,她不过来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 下半夜胖子守夜时也是如此,对岸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 天亮后,又服用了一只魔核,三女都进化到了一级。

     等她们起身,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力量个个兴奋起来,当依洁把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丢进河心,山崖上立时进行了一场原始的扔石竞赛。

     胖子笑呵呵地当起了裁判,让几人大跌眼镜的是看上去最文静秀气的依洁夺冠,她扔出的拋物线最完美,几乎快扔到了河对岸。

     两女不服气,接下来进了比拼准头,胖子在百米开外的大石头上放上小石块,扔中次数多的赢,还是依洁胜出,她扔出的石头能十中八九。

     看得胖子忍不住手痒,涎着脸试了一下,却只能十中四五,还不如吴亦菲,只和邱楚琪差不多,弄得老脸绯红。

     到是让两次拿倒数第一的邱楚琪得到了不少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 最后是爬山,这次邱楚琪死活要胖子参加。胖子推脱不过只得应下,憋足了劲准备拿回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 结果是他垂头丧气回到李思辰身边表示自尊心受到伤害,又是依洁得胜,他只比邱楚琪快了一点。

     “要不是我妈觉得姑娘家得文静点,坚持让她考师院,说不定依洁初中毕业就被她的班主任推荐去读体育专业学校了。”李思辰一句话就让胖子无话可说,他原以为李男辰有什么秘法给依洁开了小灶。

     每个人成为进化者后,力量敏捷协调性和反应速度都大幅增加,可同级进化者之间也有一定的差距,这和原来的身体素质有很大的关系,虽然基数小影响不大,但关键时候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 依洁文静善良,但并不妨碍她拥有很高的战斗天赋。

     而吴亦菲年少就缀学,练摊,打架骂人,同等条件下自然比胖子历害。

     她脸上的伤口已经好了,却始终不愿意解开头上的纱布,看上去有些强颜欢笑。但每个人都避开她眼睛的事不谈,有些结得自己解开。

     等她们适应身体里的力量后,李思辰把法师徽章递给了她,昨天被女妖追得很急时李思辰曾冒出念头,要不就用掉这枚徽章成为冰霜法师,这样的话对上女妖也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 可内心的骄傲让他把这个想法远远丢开,不就是一个二级女妖,三级魔兽我都杀了。如果这点压力就放弃计划好的目标,要把那些曾经强横的存在踩在脚下的誓言可以扔进垃圾箱了。

     湛蓝色的水晶徽章上,浮雕的雪花缓缓旋转,晶莹美丽。

     吴亦菲贝齿轻咬着下唇,她已经知晓这枚徽章能赋予她的神奇能力,看着眼前这个年青秀气的男人,独眼中有莫名的情绪涌出,如果没有他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了血藤下的枯骨。

     “谢谢!”手一用力,她身周蓝光绽放,然后慢慢消失不见,整个人变得气势夺人。

     再上路时,对岸还是没有动静,李思辰突然想到什么,回身抽刀把溜索砍断。

     有女妖的关系,他改变了路线,不再沿公路慢行,而是走山道。这样的话路线直了许多,路程也跟着缩短。

     他早已经是小队的主心骨,其他人自没什么意见。而且这些地方偏僻,地貌改变不大,胖子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,他主动领头前行。

     爬上一座山梁,李思辰心里一动回头观望,江对岸的丧尸群开始向下游移动,如一群黑色的蚂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