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依洁
    末世的第一个夜晚,月色迷茫,残破的废墟里,幸存的人类痛苦地颤栗,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 依洁又冷又饿,靠坐在地上,虽然垫了两块画板,拼命裹紧了外衣,仍然控制不住地发抖。周围大都是师院里的同学,十多个男生女生或坐或立,气氛压抑,小声缀泣的,低声讨论的,面色麻木的,神情不一。

     门边和墙角堆着许多画架,这是一间保管室。

     接到哥哥的电话后依洁再睡不着,下了楼准备去医务室,刚到球场边地震了。学院的球场很大,周边也没有十分高大的建筑,地震过后,有惊无险的她刚爬起身,恐怖的一幕发生了,许多同学变成了丧尸,球场上混乱不堪,到处是尖叫,哭喊。

     有人直接被撕扯成了数片,血污和内脏在球场上喷洒。

     本想跑回宿舍,可到处是丧尸和奔跑尖叫的人,她被人流裹挟着躲进了球场边的保管室。

     出门时特意套了件厚外服,可子夜的寒气还是如针扎进身体,头痛得越来越厉害,浑身酸痛难受得厉害,她有些后悔没听哥哥的话,奇怪,他好像知道这一切要发生。

     “这件外衣不错,保暖,脱下来给她。”一个强壮的男生大大咧咧走到她面前,身后是一个穿着高跟鞋的漂亮女生。

     王芊寻,师院的校花,交际花。

     她嘴角上翘,正戏谑地看着这出他导演的好戏。没人知道,嫉妒心让这个漂亮的女人心里早恨上了依洁。因为自从依洁进了师院,很多人都说宁阳师院的第一美女要让位了,相对于娇艳如玫瑰的王芊寻,很多男生更喜欢清纯若茉莉的依洁。

     屋子里一下安静无声,所有人的眼光都看了过来,可没人动作。强壮蛮横的男生叫陈伟,宁阳市一个高干的儿子,隔壁体院的大哥,据说在外面混了几年,因打架伤人,被他很有关系的老爹保释后硬塞进了体院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?”依洁害怕地退了退,把身子更加贴紧了墙,因为紧张更加用力地抓紧了外衣。她无助地看向四周,却没人出声,男生大都知道这个人的凶名,在依洁的眼光扫过时别过了头,女生更是悄悄后退几步,躲进阴影里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我女朋友身体娇贵,她冷着老子心疼。”陈伟说着不耐烦地蹲下身子,指着依洁的鼻子:“快点,你不脱,老子就要亲自动手了!”

     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男生实在看不过,站了出来:“她穿得也不多,而且好像生病了,要不我这件给她吧?”边说边准备脱下他的外衣。

     “谁他妈要你那臭哄哄的衣服,”陈伟猛地站起,一拳击打在眼镜男的脸上,“让你他妈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瘦弱男生猝不及防踉跄着跌倒在地,嘴角渗血,眼镜飞出老远,啪塔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 “你他妈以为你谁啊?”陈伟犹不解恨,上前又揣了两脚。地上的男生痛苦地捂着肚子,身体弓成了虾形。

     “别……别打他了,给你吧!”依洁起身脱下外套,话语中带着哭音。

     “哼,早点这么识相不就屁事没有了。”陈伟狞笑拿过衣服转身抛给了王芊寻。

     王芊寻对陈伟抛了个媚眼,得意地套上外衣。

     依洁蜷缩回墙角埋下头,单纯的她根本不明白王芊寻怎会如此恨她。眼泪无声地流下,哥,你在那里?

     有东西轻轻碰碰她手臂,“给你。”那个瘦弱男生拿着他皱巴巴的外衣,半边脸肿起,声音有些含混,“你病了,得多穿点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!”依洁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接过衣服。

     那边正得意的王芊寻脸色一变:“哟!还真是一副热心肠,既然你这么好心,干脆连鞋子也给她吧!”

     陈伟气势汹汹走了回来,盯着依洁脚上的板鞋:“听到了吗,这鞋子也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 依洁屈辱地低头开始解鞋带,泪眼中充满了愤恨。

     “嘻嘻!你真好!”王芊寻换上鞋子走了两步,当着众人的面亲了陈伟一下:“很合适哦,这样就不用担心出去后跑不快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对,这里没吃没喝的,都想想办法明天出去。”陈伟扫了屋子里的人一圈,众人识趣地侧过了头。

     天快亮时,胖子醒了,这里虽然是南方,九月夜间的温度已有些刺骨,本就难以入眠的他更是觉着难熬。

     李思辰早已醒来整理好了背包,正活动着身子,他也没睡踏实,只是十年的末世经验让他强迫自己休息,以最佳的体能去面对接下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 胖子刚站起身,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,一屁股又坐回了地面,疼得直裂嘴。四周建筑上的窗子哗哗响,有些昨天裂开的玻璃掉了下来,发出叮当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 远方腾起一片蘑菇云般的烟雾,熊熊的火苗猛地窜了起来,照得大地一片通红。市郊的那个方向有一家化工厂,看来不知怎么引爆了。

     街道上的尸群停滞了一下,转身移动脚步,纷纷向爆炸的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 “我们离开这儿。”李思辰开始动手搬柜台。

     “要不再等会儿,等它们走远?”胖子过来搭手却还是忍不住说。

     “现在有爆炸声和火光的指引,丧尸会一直朝那个方向行进,等天亮它们见不到火光就会停下,甚至返回,这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门前的杂物很快清开,望着还有些踌躇的胖子,李思辰拍了拍他的肩:“没事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 胖子咬咬牙点点头,握紧了手中的钢锥。昨晚前半夜他根本没睡,而是把天楼上找到的一根废旧钢筋两头磨尖,成了一把不错的武器。

     轻轻推开门,楼梯间的尸群大部分散去,还有四五只在对着墙发呆,李思辰敲了敲门又缩回了身子,被声音吸引的丧尸从铁门里鱼贯而出。李思辰在一侧迅速解决掉前两只,然后远远退开,余下的三只丧尸开始疯狂追来。

     躲在后面的胖子咬咬牙举起了手中的钢锥,面部因为过分紧张而绷紧,显得有些狰狞,他疾冲两步,钢锥狠狠地扎进最后一只丧尸的后脑勺,只是用力过猛,扎了个对穿不说还带着丧尸向前滑了一步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前面正追赶李思辰的两只丧尸体都停了下来,开始转身。

     “退到柜子后面。”李思辰大叫一声音,急步上前,剔骨刀狠狠地扎进了刚转身的一只丧尸的头里,正要迈步追杀最后一只丧尸,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却是胖子杀了一只丧尸后胆量骤增,拔出钢锥冲了上来,怒吼着一棍把丧尸的脑袋打开了花。李思辰眼底浮起一丝微笑,胖子胆气不错,这么快就适应了末世的变化。

     其实这也是因为他的改变给了胖子莫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 “别问,仔细看,以后有时间我会告诉你。”取魔核的时候,李思辰对一脸疑惑却又生生忍住的胖子直接开口。